世界大战的潘多拉魔盒

博天堂国际娱乐

2018-10-28

《春之祭: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现代的开端》(加)莫德里斯·埃克斯坦斯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33年1月的一个星期一,阿道夫·希特勒成为了德国总理,他承诺十年后的柏林会变成让人认不出的世界之都。 果不其然,10年之后的1945年,柏林的样子真的让世人认不出在二战中被轰炸得面目全非满目疮痍,直接昭示着德国的溃败。

第二次世界大战被认为是人类现代化过程中危机的极端表现,但引发这个危机的原因却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在希特勒上台之前,在世界经济大危机之前,甚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

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显然,这次命运之手打开的是一只潘多拉的邪恶魔盒,而引发文明浩劫的种子,在许多年前就隐约可见。

而这,就是这本《春之祭》试图探讨的内容。 这本书的副标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现代的开端,全书的开头就是从1913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的前一年写起,可它的正文,却结束于希特勒饮弹自尽。 在身为历史学教授的作者眼中,有一条深邃的逻辑链条贯穿始终:在某种程度上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某种文化形态或思维方式的余波。 让我们从头说起。 谁能想到,昭示一战、二战的隐线竟是如此细枝末节:1913年5月,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的舞剧《春之祭》在巴黎首演。

喜欢古典音乐或芭蕾舞的人,看到春之祭这三个字,脸上就会露出别有深意的复杂表情。

尽管《春之祭》在音乐史上的意义非凡,但对于听惯了莫扎特和巴赫的人们来说,这首乐曲的确堪称异类。 不妨听一下这部惊人的作品。

它一反传统音乐的结构,以无调性的音乐,营造出极强的不和谐感,不少人听了都觉得心中升腾起莫名的躁动与不安。

1977年,旅行者一号探测器曾携带一张铜制磁盘唱片飞向太空,唱片内包含了地球自然界的各种声音及27首世界名曲,《春之祭》就在其中。 某互联网音乐平台上,一位网友开玩笑说:给外星人听《春之祭》,他们不会焦虑吗?外星人怎么看我们不得而知,《春之祭》在1913年的首演确乎引发了一场骚乱。

正如书中所记述,除了对音乐不理解,当时的观众还充满了对编舞的不满,谩骂的,发出嘘声的,吹口哨的,不一而足。 对于文艺界来说,《春之祭》的首演风波诚然是件大事,但对于以世界大战为主题的本书来说,一场舞剧何以成为全书的题眼?它正是蝴蝶效应中引发雪崩的一环。

《春之祭》无疑是个隐喻。

它讲述了春天来临之际,年轻的少女在智慧老人的环绕下,为了唤醒春天一直跳舞,直到死亡。

春天本寓意着生,年轻的少女却因此而死,人对大地的恐惧与崇拜同时迸发,充满着原始主义的气息。 但是,就在一战前的文化背景中,这种为生就死的献祭复活了。

一战前,受益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德国在技术上突飞猛进,国家实力上却被英法两国压制,奋起直追的后来者和老牌的霸主之间存在极大的矛盾。

偏偏在德国这片土地上,诞生了强力意志的尼采和总体艺术作品观的瓦格纳,使德国人相信精神力和艺术的影响。 一系列的精神幻象激发着德国的民族意识,勾勒着未来国家的美好前景,人们怀着无限激情向往一场战争,用以证明德意志的力量。